大樹下的歐巴桑



在北投中央南路的一顆大樹下,一個中歐巴桑,替人修手指甲、腳指甲;一個老歐巴桑替人做挽臉,只是挽臉不是流行的生意,幾天的觀察下來,生意似乎並不好;另一個小歐巴桑,就著自家竹子湖山上種的芥菜,在人行道上叫賣著;小歐吉桑賣著家種的韮菜及小白菜。一旁坐在輪椅上的老太太,顯然外勞又溜班了;人來人往之間,儼然形成一個小小市集。


修腳歐巴桑從家中帶來的兩張塑膠小板凳、指甲刀、挫刀簡單的工具,就著樹蔭下,戴著老花眼鏡,雙膝墊著毛巾,認真用力的修整著客人的指甲。修整的同時,閒話聊著家常,彼此之間,是老朋友的自然從容、關心,凝聚著陌生的彼此;


挽臉歐巴桑,在有一搭沒一搭,吃著早餐的同時,在不經異之間招呼、看顧著周遭的人事物:摸摸閒坐一旁老太太的膝蓋,詢問拄著拐杖的老歐吉桑,問什麼?聊什麼?隔著太遠,我聽不見,但是,從言行舉止間,看到了關心;


在我的左側,一位默坐在花牆邊,低頭不言不語的女遊民,默默的坐了許久;挽臉歐巴桑輕輕走過去,小聲的詢問:「今天吃麵好不好?」「........」;幾分鐘後,挽臉歐巴桑買了一袋麵,默默的交到手上,什麼話都沒有多說,但彼此之間卻傳達了千言萬語。


衣衫襤履的女遊民安靜的吃著麵;坐在一旁的我,眼前一片模糊了。

11:17 11/16/2015 台北捷運上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