階段性的朋友


2019/2/11

日前,和馬麻騎從關渡宮騎腳踏車,沿著淡水河畔行來,初春的陽光、微微的涼風迎來,很是舒服;紅樹林的又漸漸成熟了,一隻隻水筆仔,隨風搖曳著、被驚嚇的招潮蟹,四下逃竄,潮間的白鷺鷥時而飛起,點點滴滴,勾畫著淡江的美景;


我們一邊騎著,一邊聊著昔日、述說著回憶,是美好、也是唏噓,時光的飛逝之快讓人感嘆;就在過了竹圍車站附近,碰到了一個人散步,踽踽於步道上,翡娟不經意的回頭看了一眼,兩人都一聲驚呼,竟然是去年社區大學的插畫老師;匆匆之間聊了聊兩句,互道珍重,繼續我們的行程;


馬麻不禁娓娓道起,昔日上課的情景,慨嘆匆匆之間,人事的唏噓已成回憶;


「其實所有的人,都是階段性的朋友,只是有的階段長、階段短;一旦階段過了,就過了;」重點在於:珍惜每一個階段性的朋友,一旦階段過去了,再回想起已經是猴年馬月之後了;




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