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堂情書


2021/12/17(五)6:27離開家,陰霾天還沒透亮,驟降低的氣溫,原本想跑到捷運站的距離,兮兮刷刷的雨絲接連打在身上,只能拿出小傘抵擋冷冽的風雨,「早安啦!」今天算是開始了。


在捷運上讀讀好文章,是快樂的,每天都有一段獨處、靜思蠻好的;轉眼到東門站了,我也準備上工了!


今天讀了劉育均的天堂情書,特摘錄於下:


【生活見聞】劉育均/天堂情書 2021-12-16 00:55 聯合報 / 劉育均(澳洲布里斯本)


Jim是我在澳洲的房東,他是個和藹可親的老教授,獨居的他希望家中多點生氣,便將家中的空房間出租給來自台灣的我。

現今的社會通訊發達,生活節奏快速,少有人還維持著紙筆書信的交流方式,對於Jim不時從信箱中拿出紙本信件,我初時不以為意,日子久了忍不住好奇問他:


「Jim,你怎麼會常常有紙本信件?是情書嗎?」他露出懷念的神情回答我:「親愛的Rita,妳猜對了,這的確是情書,而且是來自天堂的情書。」


坐在陽台上,Jim望著布里斯本河緩緩解釋,他的一雙兒女早已各自成家,七十多歲的他不免經常想起甚早離開的妻子,所以將年輕時與妻子談戀愛魚雁往返的數百封情書,一封一封重新放進新的信封,寫上地址貼上郵票寄給自己。這樣就像是收到妻子從天堂寄來的信,彷彿心中的摯愛仍在身邊陪伴他。


這樣做之後,Jim對平淡的生活重新有了期待,也讓他產生將一家人過去與現在的溫暖片段都記錄下來的想法,希望留給兒孫一個美好的紀念。


他略帶嚴肅地對我說:「Rita,妳實在太年輕了,還無法明白這樣的美好,但是妳要知道,對人生來說,每一個愛的回憶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

看著Jim現在每天除了期待「天堂情書」,也騰出一段時間聚焦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,我忽然發現天堂也許就在每個人的心裡,只要願意記住所愛之人給予的溫暖,愛的天堂就在我們身邊。


在這個連愛情也講求速食的年代,紙本情書猶如遙遠的故事,至少我這樣的年紀已不曾看到了,但透過Jim的「天堂情書」,讓我看到一個遲暮老人對愛的尊重。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