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家賊難防」


2021/7/24(六)(8:22)抵達九樓;奶奶已經起床,在大房間裡翻老衣櫥,非常專心的在翻箱倒櫃,還穿著睡衣,所以不知道是從幾點鐘就開始的,看她兩眼炯炯、神色舉止十分俐落、正常,有明顯的帕金森氏症亢奮時狀態;


所以奶奶要有一個她熟悉的空間,讓她沉浸進入太虛,丰上家不是她能發揮的空間,這是可以瞭解的;就這樣又持續了一陣子,(8:35)停下來漱洗刷牙,換好睡衣,進廚房摸東摸西煮開水,一副忙碌著的樣子,(8:39)坐下來吃滿福堡+咖啡早餐;


吃早餐時,奶奶自己喃喃自語,「錢怎麼又不見了!怎麼藏到我都找不到?」「所有可以藏錢的地方,錢都不見了!」原來,又回到藏錢找錢的老場景,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;


「那個查某我不在的時候,會來這裡看東看西,有看上眼的就會順手拿走!」

「爺爺過世的時候,桌上一枚戒指,我沒有動,那個查某順口說:『我把它收起來!』」

「我比較好的衣服,一件件都不見了!有一件紅色的外套,那個查某有中意,那一件也不見了!」

奶奶指著老衣櫥裡:「這個包包裡還有三千塊,都錢也不見了!剩下空空的包包;」

「東西拿走之後,都沒有弄亂,全部都擺好好的;」


奶奶說話有條不紊、記憶清晰,述說著每一物件的位置、擺放,應該是確有其事,不會是杜撰出來的,說的忿怒時一副氣噗噗的模樣;


我指出:「可是妳沒有證據、沒有人贓俱獲,妳什麼都不能說!」奶奶沉默了!「往好處想,現在開始存摺印章由我保管,確認妳的進出帳,至少從現在開始不會再漏水了!」奶奶點點頭,「也只能這樣了!」;


看來不是老人癡呆,是真有家賊!

2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