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用眼睛看


又輪值照顧奶奶的月份,今天跟看護阿喜從全聯回來的路上,阿喜問:「你住在淡水是自己買的房子嗎?」「為什麼你不買在奶奶家附近?」我跟她解釋,科技大樓附近的房子太貴了我買不起,只能買在我負擔得起的淡水;


「你弟弟的房子是自己買的囉?」不是,那是他結婚之後,奶奶搬出那個奶奶的房子,讓他有地方住,把裱畫店的生意留給他繼承,讓他有飯吃。「那你不就什麼都沒有?」「是啊!奶奶說他還小需要幫助。」阿喜憤憤不平的說:「那不是不公平嗎?」


是不公平,但那就是35年前的往事,因為二智的軟弱,所以奶奶給予多一點的照顧;一輩子沒有付過房貸的二智,甚至於直接繼承奶奶現在居住的九樓;


只是,更多一點的照顧並沒有換來感恩,取而代之的是無止境的貪婪、巧取豪奪,對奶奶的老本想盡辦法,用哄、用騙、用死威脅奶奶就範,一點點的撈錢;見:這累查某足敢ㄟ


二智的無恥是無止境的,見:無恥;如果用心照顧奶奶,那也就算了,一天阿喜說:「你弟弟來都只是站在門口,不進客廳離得遠遠的。」「他只是在想奶奶的錢!」「他買菜都買便宜品質差的菜給奶奶!」「你的弟弟完全沒有照顧奶奶,他只看到奶奶的錢!」「他有時還會說你的壞話,我不願意跟他說話,只能是沉默不語,他很壞!」連阿喜是個外人都看得出來。


阿喜拿了面速力達姆的空盒,說用完了要再買一個;「每次跟你弟弟說要買奶奶的用品,他都說知道,之後什麼都不買,所以我只能跟你說了!」


唉!以上族繁不及備載,對於如此無恥的二智我還能怎麼樣?

9 次查看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