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的奮鬥」

已更新:2021年10月2日


希特勒在1925年寫下《我的奮鬥》(Mein Kampf),闡述其生活經歷及世界觀,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,徹底顛覆了這一個世界; 2016年三月家父過世,家母瞬間垮下來,經半年的陪伴仍不見好轉,乃執行先前的承諾,回台陪伴、照料。 是我的無知與輕忽,我以為「陪伴、照料」自己的媽,何難之有?事實是我錯了!

1) 陪伴的是病人不是媽;

2) 高估了自己的能力;

3) 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,必須誠心學習才能因應、面對;


於是在希特勒寫下《我的奮鬥》的91年之後,開始了新版的「我的奮鬥」,只是多加了「跟我媽」三個字,變成了「我跟我媽的奮鬥」從此,徹底改變了我們家的小世界。 照顧老人的重點,不只是被照顧的人,而是照顧的人;如果不能正視照顧者的問題,往往會陷入無法自拔的輪迴; 老人的照顧,狀況只會越來越差,不會變好,充其量做到最好的境界,也只是延緩變壞的時程,這是必須認清了這一個事實;我們要把重點抓好:「這是一個無限戰爭」,如何延長「照護者」的戰力是重點,尤其是照護者自己的心理過程:那是一種無止盡的掙扎、折磨的過程;長期處在緜緜無期、沒有援手、沒有希望的低氣壓中,再樂觀的人,也會被打敗、擊潰; 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天下雜誌的一篇文章:「照護者」百分之二十有憂鬱症,另外的百分之六十有潛在性的憂鬱症;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提醒,原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「照護者」自己都是有問題的; 最大的不幸的是我就是那百分之八十; 真的很慘! 如何在絕望中,拉自己一把,是「照護者」自己的責任;「我的奮鬥」就是敘述「我跟我媽的奮鬥」過程;重點是藉由所述的經驗,找出何以自處的模式, 我必須強調,只是個人的例子,沒有「絕對」的對或「絕錯」的錯,完全是相對時空下的妥協; 又,在這一個階段的照顧者, 同時還會陷入另一個惡夢:「手足爭産」、「卸責式的照護」,這個部份另有專章「二樓紀實」記錄二樓智者貪婪、敷衍的惡行惡狀; 不管你喜歡或是不喜歡,這些問題呢自己會找上你, 如何運用智慧耐心的沉著應對、跟處理是非常重要的; 終究,「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」,自己的自己唸,沒有人可以幫你,除了你自己以外;寫下這些心裡的話,讓自己在憂鬱的環節中,找到一個出口,完成自我的心路療程,是照護者非常重要的良方; 真的!找到自我呼呼秀秀的模式,讓自己在不斷的挫折中,自我治療,隔一天還能夠重新面對,我想不出其他的方法。

2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